哥哥死去後後大嫂照料父親2年,聚會上父親說一件事,讓全家都呆了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嫂子和大哥感情很好,他們都是老實巴交的鄉下人,還有個4歲的侄女。

當初我哥出事時,我才大一,本來當時我準備收拾東西回家不讀書了。我嫂子死活不同意,她非要我跪在我哥墳前發誓,「你是我們家唯一的大學生,一定要好好讀書,不然你哥到了那邊也不安生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我嫂子讓我好好學習,家裡一切有她,經過兩次打擊,我爸的身體已經有點不好了,我去學校的時候,嫂子塞給我一張卡。

我上大學這幾年,我嫂子是家裡的頂樑柱,裡裡外外都是她在照應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今年我畢業了,趁著我爸生日我回家了一趟,我爸當著老家幾個叔叔的面,說以後我嫂子就是他女兒,他要給她找個上門女婿,願意把家裡的房子包括所有的東西給對方。我爸還說,如果我嫂子想改嫁,也是她的自由,就讓我來養侄女。

當場本家親戚指指點點,炸開了鍋,有人說我爸老糊塗了。說我嫂子就是為了家裡的房子,因為家裡的房子快拆了,到時可以分兩套房。

也有人說我爸做得對,讓我聽我爸的安排,我心裡很矛盾,我也知道我嫂子對我家的好,可是讓我養一個幾歲的孩子,我的人生負擔也有點大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不過嫂子並沒有說什麼要改嫁的話,作為孩子的姑姑,我希望他能快樂健康的長大。

如果我嫂子要改嫁,我就帶著侄子和爸爸一起生活了,反正家人比較重要,這事我的責任,你們覺得呢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這樣的真實案例也十分的多,接下來就是發生在高唐縣固河鎮的事。 

 

高唐縣固河鎮大王村的雲玉華,在不惑之年失去丈夫後,毅然獨自擔負起照料失明公公的重任,二十年如一日,精心照顧老人的生活,用兒媳婦的身份演繹著勝似兒子的真情。

走進雲玉華的農家小院,她正在忙碌著給公公王家重換鞋子,說到兒媳婦,老人是交口稱讚。王家重說:「世界上這樣的兒媳婦少有,哪有啊,虧得她。」

雲玉華今年65歲,1994年丈夫患有尿毒癥去世。經受不住老年喪子的打擊,婆婆撒手人寰,公公王家重雙目失明,兩個孩子都還小,全家的重擔都壓在了雲玉華這個柔弱的女子身上。雲玉華以堅強的毅力支撐起這個家,她白天下地勞作,晚上熬夜做全家人的針線鞋襪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對待公公,她更是悉心照料,老人行動不便,吃飯、穿衣、上廁所,都需要雲玉華伺候。被褥經常拆洗晾曬,衣服每星期換洗兩次。老人住的臥室乾淨明亮沒有任何異味。雲玉華說:「我照顧我老父親,每天早晨都給他沏雞蛋,一年365天我不給他落,他牙口不好吧,還願意吃水果,吃香蕉、吃蘋果,他咬不動,我就給他蒸熟了。他生活方面呢,給他蒸雞蛋糕啊,他愛吃西紅柿炒雞蛋,不是給他炒就給他蒸,反正經讓他吃軟和的。」

 

為了讓老人不寂寞,雲玉華給老人買了收音機,大街上有放電影或搞娛樂活動的,她就扶著老人、扛著椅子讓老人出來聽聽,減少寂寞。老人遇到不開心的事就會發脾氣,每到這時,她總是耐心說明,直到老人臉上有了笑容為止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2008年4月,公公突患腦血栓,偏癱在床,雲玉華堅持一日三遍給老人按摩腿腳,翻身子,公公得了褥瘡,她一遍又一遍地給老人擦洗,在她的精心照料下,老人終於康復。雲玉華有時候給老人洗澡,老人覺得不好意思地掉淚,雲玉華總說自己就是老人的兒子。

雲玉華說:「俺老父親有腸炎,他有時候拉肚子,我就給他洗,父親覺得咱是個兒媳婦,他不好意思吧。我就說俺老父親,您別拿著我當女人,你拿著我當你兒。我給俺老父親說,你別哭,我肯定照顧地[您.好]好滴,您放心唄,咽最後那一口氣也得笑著咽。我不嫌煩,我好好地照顧您。」

 

時光如梭,二十年過去了,雲玉華的兩個孩子也結婚成家,在她的帶動下,兒孫們也特別孝順,一家人幸福美滿。如今,雲玉華的公公已是87歲高齡,在她的精心照料下,身體硬朗,精神十足。雲玉華說":付出的也挺好,各樣不讓他受了屈,我的兒子對他爺爺對我都很好,很孝順。我覺得越過越好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