殘疾姐姐回家,再次被弟弟一家趕出,卻沒想到姐姐早已是百萬富翁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「這不是玲玲嗎,怎麼回來了,這閨女可是慘啊,難道在外頭真的過不下去了,又來找他那個弟弟?」

「唉,找了又能怎樣,當初把她趕了出去,現在就能變好,他那個弟弟還真是一個白眼狼,不過這推著玲玲的那個男人是誰啊?」

「這就不知道了,看玲玲去這方向還真是去她弟弟家的,他弟弟弟媳都不是啥好人,我看玲玲這次也懸啊,想當初……」

 

「唉,算了,別說了,玲玲過來了。」

這樣的對話不止這兩個人,其他人看見也都和這兩人有著同樣的疑問,有的會和玲玲打個招呼,有的只是裝作了陌生人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過了一會兒,那個男人就推著玲玲來到了一戶人家門前,玲玲看著面前的房子:「看來沒有我果然是少了不小的負擔,房子都翻新了一遍。」

而玲玲也會想起來,當初也是在這個房子外,自己被弟弟和弟媳無情趕了出來,而當時的自己連拄著拐杖走路都是困難的,想到這裡,玲玲眼睛就有點濕潤。

男人上去敲門,一個十歲不到的小孩過來開了門,他不認識這個面前本該叫姑姑的人:「你們是誰啊?」

 

玲玲說:「小傢伙,你爸媽在家嗎?」

「嗯嗯,在家,我去叫他們。」

而男人又推著玲玲進了家門,

「爸媽,有人找你們,你們出來啊。」

「誰啊,來了。」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出來。

「姐,你,你,你回來了?」

 

「是啊,弟弟,我回來啦,怎麼,歡迎嗎?」

「你不都走了嗎,你還回來幹什麼,你回來我們也沒錢養你。」旁邊的弟媳臉色有點不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和玲玲一起來的男人臉一沉,但是沒有說話,玲玲倒是沒什麼變化:「進去坐坐都不行?」

「可以,當然可以。」

 

幾個人進了屋子,坐下後,弟弟又說話了:「姐,你到底回來幹什麼?」

「既然你還叫我一聲姐,我回來看看我弟弟行不行?」

「當然行,可,可是……」

「可是你害怕我是過不下去來找你的是嗎?」

弟弟沒有說話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玲玲又說話了:「如果我真的是來找你幫忙的,你怎麼辦?你也看到了,我現在只能坐在輪椅上,我沒有了自理能力,你會養我嗎?」

「養你?用什麼養你,我們自己家錢都還不夠花,還養你?」又是玲玲的弟媳在說話。

「姐,如果你真是為這個來的,我還真得請你走了,我養不起一個病人,十多年前養不起,現在我還是養不起。」

 

這時候,玲玲的眼睛已經紅了,看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:「其實,我早就該想到的。弟弟啊,我不怨你,因為你是從小跟我一起長大相依為命的弟弟,咱倆相差八歲,你兩歲的時候爹娘就不在了,之後就是我一直在照顧你,其實那會你也成了讓我堅持生活下去的一個支撐。大傢伙有時候總會給點東西吃,那會你還會讓我先吃,說我不吃,你就不吃,那會雖然過的不好,但是很高興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後來你上學,我出去打工,給你賺學費,每一次看見你拿了一張獎狀我都特別高興,幹活的累就全沒了,後來你沒考上大學,高中畢業後去學技術,我又努力去給你掙學費,可是,就是那會兒不幸發生了,我的腿在工地上被砸到了,很嚴重的骨折,當時你哭著說啥也不學了,還偷偷去打零工,給我掙醫藥費,從那之後,我的腿就不能走路了,我掙不了錢了,只能在家裡養著,然後就變成了你打工掙錢養我,那會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怨我,怨我沒有掙上錢給你學技術。

 

後來,你領回來一個姑娘,就是弟媳,再後來,你們結婚了,我連份子錢都給你們隨不上,但是你堅持要給我磕頭,但是慢慢地,一切都變了,你開始對我不耐煩了,可能對你來說養活一個家太難了,更何況我還是一個需要常年吃藥需要人照顧的病人,這樣的情況愈演愈烈,知道那一次,你要趕我走了,其實我看的出來,你內心還是很不願意的,但是媳婦和姐姐,你還是得選一個,我也不願意再拖著你,我走了,我本來想死了算了,但是始終沒有勇氣。這次,我又抱著試一試的態度,希望我們能夠回歸一家人,但是,我還是失敗了,弟弟啊,以後,我不會再來了,以後,你們一家人好好生活吧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這時候,玲玲早已經被淚水模糊了眼睛,而弟弟也已經哭了:「對不起,姐姐,我,我……」

「別說了,我走了。」男人推著玲玲走出了弟弟的家門。

而屋裡的弟媳還在對弟弟喊著:「你哭啥,別哭了,你還想把她接回來是咋!」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男人推著玲玲走在回去的路上,玲玲對男人說:「我還是又傻了一回啊,強子,還好有你陪我,這麼些年了,咱倆走到這一步不容易啊,當初我等於是爬到了城裡,我不甘心成為一個要飯的,我就拚命找我能幹的工作,學習我能學習的知識,後來也慢慢有了自己的小店,後來便是認識了你,那會你也跟我一樣,是個小老闆,只是我沒有想到,你會看上我,當初我可是打算一輩子都不結婚了的。」

 

「玲玲啊,娶了你才是我真正的福氣,我願意照顧你,你是個好女人,咱倆能有現在的成果,可還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勞,我敢說,你現在腦子裡的知識不比一個清華的學經濟的差,你弟弟一家不願意養你,那是他們傻,不知道他們知道你有幾百萬的身價,會是什麼樣的表情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唉,你別抬舉我了,這一次真的不會再回來了,我們走吧。」

兩個人來到村口,那裡停著一輛豪車,兩個人上了車,走了。

而此時弟弟的家裡,一個人在這裡給弟弟說著什麼:「你姐姐現在真有錢啊,我看見他們在村口開車走了,他們開的車我在手機上見過,得差不多一百萬呢,他們是不是來給你們送錢的啊?」

這時候弟弟卻是自嘲似的笑了起來,而弟媳傻在了一邊。